第54章 同居(1/2)

    秦川回到酒店,洗漱完后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觉,止不住地傻笑,只觉得世界如此美好。

    这次来杭州,借着烟花大会的契机,不但让詹知夏和他成功复合,更是喜上加喜,还登门拜见了她的父母,而且从他们表现出的态度来看,他们非常认可两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求婚的事必须尽快提上日程了,秦川迫切地想。

    他越想越兴奋,始终都睡不着觉,索性拿出手机在网上查询起与求婚相关的信息来,一直到凌晨三点多才困倦地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秦川是被詹知夏叫醒的,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最先看到的是她修长的腿,紧跟着视线上移,才看到她正低头注视着自己,且面色不善:“昨天几点睡的?”

    “三点多……”秦川往詹知夏的身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“三点多?!”詹知夏瞪了秦川一眼,“怎么这么晚才睡?”

    “想你,想得睡不着。”秦川伸出手抱住詹知夏的腰,笑嘻嘻地道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说这些,嬉皮笑脸,还不快起来,吃个午饭去火车站了。”

    詹知夏抓住秦川的手,想把他给拽起来,可没想到秦川突然使劲,一下子将她拉到了床上:“你先陪我躺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真拿你没办法,等等,你先让我脱个衣服。”詹知夏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才从家里过来,身上穿着羽绒服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川闻言立刻松手,看着她脱完衣服后,立刻八爪鱼似的将她给缠抱住,紧得几乎让她不能呼吸,但她什么也没说,任由秦川抱着,过了好一会儿秦川才松手,侧躺在她身边傻笑。

    詹知夏不知道他到底在傻笑什么,但大概猜得出来,所以没说什么,只是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足有两三分钟,秦川才收起笑容,忽然认真道:“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欢你,你可不许再离开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了,你放心吧。”詹知夏说完后,主动抱住秦川。

    之后两人又在床上腻歪了半个小时,这才起床洗漱、吃饭,然后出发前往火车站,乘高铁返回北京。

    在返程途中,秦川一直在思考一件事,那就是两人和好后的居住地问题,因为工作地的关系,两人住得比较远,来往很不方便,遇上堵车的情况就更耗时了。可秦川一时间又想不到什么太好的法子,于是决定先分开住,周末的时候再住一起,不过平时如果两人都很想念对方的话,那秦川也可以去詹知夏家里。

    然而当秦川跟詹知夏说起这件事的时候,她却是哼了一声:“你自己想得倒是美,谁说要跟你同居了?”

    秦川听她说话的口吻,知道她只是习惯性地反驳他,一如多年以前。

    四个半小时后,两人抵达北京南站,从地下停车场取了车后,秦川便载着詹知夏一起回白浮泉,詹知夏看行车方向判断出秦川不是送她回家,忍不住道:“先去你家,会不会有点不太方便?”

    “还好,我今晚准备收拾东西住你家。”秦川道。

    “收拾东西,收拾什么东西?”詹知夏差点想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以后周末住你家,当然要拿点东西过去。”秦川理所当然地道。

    ……你真的是,执行力很强呢……”詹知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但她其实也挺想跟秦川住在一起,只是嘴硬罢了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秦川回到白浮泉,飞快地收拾起行李来,半个小时后几乎将家里大半的东西全都打包好,一一放入后备厢当中。詹知夏看到秦川收拾东西的架势,忍不住扶额,他哪里是打算只周末住在她家,简直是想彻底搬去她家住。

    木过父母都见了,可能再过不久,秦川就要成为她的丈夫了,她自然不会阻止他。

    收拾完行李,秦川开车带詹知夏回到她家,将行李搬进客厅后,便自顾自地将自己的东西规整地摆放起来,衣服放在詹知夏卧室衣柜的右侧,鞋子放在鞋柜最下面两格,两人大学时期拍摄的照片钉在软木板上再挂在墙上,部分直接贴在衣柜或冰箱上,牙刷、毛巾、洗澡巾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詹知夏坐在客厅看着秦川一点儿都不把自己当外人地忙活,看着原本还略有些空旷的家渐渐地充满了生活的气息,心情忽然大好。

    而詹知夏心情好的直接体现就是她用手机叫了外卖,半个小时后,送餐员送来一堆蔬菜和肉食,詹知夏收货后,拎起那些食材便走进厨房做起饭来。

    等詹知夏做完饭再出来的时候,整个家几乎焕然一新,沙发前的茶几下铺着海蓝色的地毯,茶几上倒扣的是他们大学同居时就用着的水杯,还有两人的情侣碗筷,他全都留着而且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詹知夏一边扫视着家里的变化,一边将菜端上桌,这时秦川正在拖地,两人虽然才离开了几天时间,地上已积了一层灰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,晚点再收拾吧。”詹知夏坐在餐桌前,朝客厅里的秦川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,还有一点儿就收拾完了。”秦川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后,他又忙活了一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