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六章 分赃(1/2)

    ps:三更完毕。

    沐恩可以将真相按在疑问中,来宽慰阿雅和弥林,也可以以质疑游记的正确性,来缓解两人心头的压力,但他没有这么做,他宁愿将最悲惨、最可怕的事实赤果果的摆在两人面前,让他们无法躲避的直面。

    魔潮将起的时代,其实代表了很广阔的含义,毫不客气的说,这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时代。或许哪一天,那些只能在史书中看到的,充斥了上古,神话,传说字眼的人物指不定就会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若是命运注定了要面对这些可怕的人物,沐恩宁愿从现在开始培养他们直面的勇气。他相信,也只有能直面惨淡人生的勇者,才能永不言弃,走上力量的巅峰,才能守护自己心中最珍贵的宝物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说对这本游记没什么疑惑,哪也不尽然。

    比如说,菲利姆是如何得到玛索这本游记的?

    再比如说,游记中提到的,海的那一边,亚特兰大陆之上,黑巫师已经占据了一部分地域,组成了强大的三人黑巫王议会,这可能吗?来自于黑白教院的资料,他从没有看到过这记录。

    因为刚刚睡醒没多久,沐恩并不算疲惫,他摇了摇脑袋,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给扔了出去,然后取出刚才让弥林在羊皮卷上记录的信息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说沐恩重点记录的是从各个字眼中发现的历史真相,那么弥林记录的则是玛索在绝望和叹息平原游历的经过,包括每一天所遇到的危险和怪物,地形地貌,解决的方法以及……出去的路线。

    无论是上古战争的真相,还是玛索的可怕,虽然震撼人心,但其实都太过于遥远和飘渺,他们现在还是得立足当前,从这片可怕的绝地中出去才是最急迫面对的事情。

    说实话,如果不是有这本游记,沐恩感觉他们能够完整出去的概率,渺小的如同针孔一般,基本看不见。但有了游记中的记录和描述,再仔细研究,小心观察和谨慎行动,总还是有了那么一点机会,比胡乱闯荡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之前还是得将阿雅所需要的空间裂缝给收了,沐恩感觉跨过地狱犬活动的区域,那片空间裂缝的区域就很不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亚特兰大陆,生命绝无平原的中心。

    天是黑云翻滚的天,无边的黑云涌动咆哮,组成了一幅幅奇形怪状的图案,无声无息,却震人心魄,也遮蔽了太阳的光芒。

    地是昏黄绝望的地,不见丝毫植被,也看不到任何动物,似恒古荒凉之所,寂寥无声,风刮过,卷起一层层沙土,带走了一丝丝腐臭破败,又带来了一点点肃杀凄厉。

    塔是漆黑如墨的塔,几欲通天彻地,那塔尖搅入了黑云之中,深不知多少里外。

    若是稍稍有些见识的人都会知道,是这漆黑如墨的塔让这乌云搅动无际,遮蔽天空,让这大地恒古荒凉,生命绝迹。

    当然,塔死死的,人是活的,真正可怕的还是那操纵黑塔的人。

    黑塔之中,宫殿一般的房间内,王座之上,一个人影端坐其上。

    这人影很是高大,哪怕是坐着都有两米开外,一动不动好似雕塑,他周身笼罩着一层似透明似烟波的雾气,朦胧飘渺,不时组成的是男女老幼的人头在四周凄婉嘶吼,带着可怕的震慑,似乎让空间的停滞。

    黑雾弥漫形式的恐惧之力仅仅是最初是的状态,据说,当恐惧之力浓郁到漆黑如墨,庞大到遮天蔽日的时候,就可以精炼升华成一种更高等的存在,淡薄如烟,可收可放,被称为恐惧魔烟,这是真正的不次于恐惧之神巴尔的本源神力的恐惧之力凝结体。

    当然,自从巫师时代终结,这等恐惧魔烟早已经成为了历史书中最深处才能看到的记录。

    当阿雅翻开那本游记的时候,这静止的人影陡然活了过来,烟雾笼罩的他看不清长相,但有很明显的抬头睁眼的动作,只见两道赤火一般红芒透过烟气,闪烁着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半晌后,红芒消失,这人影才有了动作,似喃喃自语,但却好似天神咆哮的声音在空间中传荡:“菲利姆居然死了,固定传送门也损坏了,我的笔记又被别人打开了,看来维库大陆已经又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幸好,恐惧之力也不差多少了,屠了几座城市就够了,反正灵魂也得收集,就一并完成算了。要不了多久,我就能够达成夙愿了,四阶传奇的境界,真的,真的期待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莫洛,我的仆人,听从我的号令,去吧!去带回我的笔记!至于那三只虫子,杀了吧,假如他们能够看透我书本中的陷阱。”人影陡然高声呼唤,滂湃的音波让四周的空气都扭曲。

    “伟大的主人,您的命令就是莫洛的荣耀,以荣耀起誓,必然完成您的命令。”王座之下,台阶上,不知什么时候,一个穿着笔挺燕尾服,有着嗜血獠牙和猩红色眼睛的英挺男子出现了,他微微躬身,在站起时,已经消失在了袅袅的余音中。

    ——吸血伯爵,莫洛?德古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阿雅和弥林醒来之后,三人对菲利姆的储物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