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招魂仪式(1/2)


    宁若雨上了陆景的跑车,陆景惊了一下:“大师,才几天不见,你怎么变这么漂亮了?”

    宁若雨心中有点小得意,面上却很冷静:“跟我说说你表妹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陆景点了点头,一边开车,一边偷偷看她。

    【恭喜用户,得到陆景一点点爱慕,获得仰慕值8点】

    宁若雨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瞪了他一眼,道:“好好开车!”

    陆景连忙将目光转开,连耳朵尖都红了。

    陆景的表妹叫秦若兮,是秦家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秦家的老家在云海市,三十年前为了躲避仇家,举家搬到了玉陵市,在那边发迹,成为了玉陵市里很有权势的家族。

    秦家老爷子念旧,年纪大了,就想落叶归根,于是把生意场上的事情都交给长子之后,回到云海养老。

    秦若兮是他的长孙女,最得他宠爱,每年寒暑假都会来云海陪伴他。

    半年前的寒假,秦若兮说要去后山采野花,带着两个保镖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,秦家派人将整座山像篦子一样篦了好几遍,都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这半年里,秦家动用了全部的力量,但秦若兮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,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实在没办法了,秦家老太太才想到用招魂的方式,将秦家的祖先请上来。

    整整半年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这位秦大小姐恐怕早已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秦家的宅子在云山的半山腰上,据说是在老宅子的基础上重建的,是座三进的院子,古色古香。

    陆家和秦家是姻亲,因此陆金铭也来了,他看了宁若雨一眼,微微皱眉,低声对陆景道:“你怎么把宁小姐请来了?”

    陆景说:“爸,我总有不好的预感,今天这个招魂仪式可能要出事,有宁大师在,我安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陆金铭有些无语,他并没有真正见过宁若雨的本事,因此对她并不是特别相信,但又不好当面驳儿子的面子,便道:“宁小姐,今天是秦家的家事,还请宁小姐跟紧我们,不要随意乱走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,是让宁若雨低调一点,别给他找事,宁若雨淡淡道:“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陆金铭这才带着二人走进秦家,一对中年夫妇迎了上来,俩人的面容都很憔悴,这半年想必很不好过。

    这两位自然就是秦若兮的父母了。

    “金铭,今天你能来实在是太好了。”秦先生道。

    “冬华,咱们两家是世交,这是应该的。”陆金铭道,“我的人已经布置好了,等有了结果,我立刻就派人去找。”

    秦冬华点了点头,道: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略有些尖酸的声音传来:“大哥,你还真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秦冬华夫妻俩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很难看,宁若雨回头,看见一对夫妻迎面走来,身后还跟着一个和陆景差不多大的少年。

    这两位就是秦家老二秦春华夫妇了。

    宁若雨听说过,秦家老大和老二不和,在公司里争得头破血流,如果不是秦老爷子压着,秦家恐怕早就分崩离析了。

    秦若兮失踪,秦老二一家肯定是最高兴的。

    秦冬华不爽地说:“老二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也很担心若兮啊。”秦春华假惺惺地说,“怎么能够不来?只是你弄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有用吗?别到时候耽误了救援,反而害了若兮。”

    秦冬华脸色更加难看,正想开口,就听见一个威严的声音道:“老二,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一位身穿民国长衫的老者杵着拐杖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,秦春华神色一凝,道:“爸。”

    老者冷哼一声,道:“这次是请我秦家的祖先上来,怎么,你认为我们秦家祖先也是怪力乱神?”

    秦春华连忙低下头,说:“爸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秦老爷子冷哼一声,道:“既然来了,就都进来吧。我丑话先说在前头,待会儿谁敢捣乱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秦春华眼中闪过一抹怨恨,老爷子也太偏心了!

    跟在秦春华身后的那个少年一直在打量宁若雨,笑道:“陆景,这个女孩子是你的女朋友?长得挺漂亮的嘛,是哪家的千金小姐?”

    陆景正要开口,宁若雨道:“我不是什么千金小姐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眼中立刻露出了几分鄙夷:“难不成是外围、伴游?陆景,不是我说你,今天是我们秦家的重要日子,你带这么一个女人来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陆金铭和秦东华的关系很好,秦春华一家自然很看不惯他。

    陆景脸色一沉,说:“秦思,你别胡说八道,这位宁小姐是我重要的朋友,你要是对她出言不逊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秦思冷笑一声,眼中满是讥讽:“和这种下等人做朋友,你的格调什么时候这么低了?”

    陆景大怒,正要说话,被宁若雨拦住了,她冷冷地盯着秦思,说:“我看你印堂发黑,很快就要大难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