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闹鬼旅馆(1/2)


    “老板,住店。”宁若雨走上去道。

    老板抬头一看,原来是个年轻姑娘,眼底不由得浮起一抹邪念:“小妹妹,这么晚了,怎么一个人来这么偏僻的地方?”

    宁若雨装出一副天真的模样,说:“我是来见网友的,我们在网上谈了三年的恋爱,他终于答应见我了。他叫冉保,大哥,他在哪个房间?我要去给他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老板露出奇怪的表情,猥琐地笑了两声,道:“他就在302号房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哥。”宁若雨来到三楼,这小旅馆墙壁不隔音,房间又小,在门外就能听到里面令人脸红,不可描述的声音。

    怪不得老板的表情那么奇怪。

    她从走廊的窗户翻出去,来到302号房窗外,屋子里,两条身影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冉保,四十多岁,大腹便便,长得也丑,却是个老色鬼,在公司的时候就经常对母亲安璇毛手毛脚,但他是总经理的小舅子,安璇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,里面便结束了战斗,那个女人画着浓艳的妆容,娇媚地说:“帅哥,你好棒啊。”

    冉保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从包里抽出几张红票子,塞进她的胸衣里,笑道:“今晚老子包夜。”

    女人笑得更媚,说:“那我去洗个澡,等我出来再战。”

    冉保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女人便扭着腰肢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冉保抽着事后烟,哼着小曲,别提多惬意了,就在这个时候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他不耐烦地问。

    “大哥,是你叫的服务吗?”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?”冉保有些奇怪,他来小旅馆住宿,叫了个女人来陪,但他只叫了一个啊,怎么又来一个?

    难不成是走错了?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既然来了,干脆都收了,反正他有的是钱。

    打开门,进来的是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,她看了一眼地上散乱的女人衣服,又听见厕所里洗澡的哗哗声,脸色立刻拉了下来,说:“我只一对一服务,同时服务两个人要加钱!”

    冉保不肯加钱,两人吵了几句,女人转身要走,忽然看到了什么,脸色一变,冲过去从衣服里找出一个发夹,问:“这个东西,你在什么地方拿到的?”

    冉保笑道:“怎么,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那妖艳女人愤怒地道:“这是小花的东西,她一年前失踪了,这个小贱人,自己要逃跑,还害我被三哥骂!我今天非撕烂她的脸不可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冲到厕所门前,用力拍门:“小花,我知道是你,你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里面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不开门是吧?”妖艳女人一脚踢在门上,将木门给踢开,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里面什么人都没有,只有花洒还在哗啦啦地流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妖艳女人冲冉保喊道,“你把小花弄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冉保也觉得奇怪,厕所里又没有窗户,人怎么不见了?

    “不说是吧?”妖艳女人拿出手机,“我打电话给三哥,看他来了怎么治你们!”

    接通了电话,她冲着里面就喊:“三哥,我找到小花那个贱人了,我们在玫瑰旅馆!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她觉得有些不对,低头看向手中的发夹,却发现原本干净的发夹突然变得脏兮兮的,还有点点血渍,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味,就像是从尸体上拿下来似的。

    她吓得将发夹一扔,却发现脚下所踩的小花的衣服全都变了,变得肮脏,上面还布满了恐怖的黑色血渍。

    “啊!”她惊叫一声,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时,冉保的眼睛瞪得老大,直直地指着厕所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那厕所的地漏被顶开了,一缕缕黑色的头发从里面钻了出来,在地面上如同蛇一般游走,越来越多,不过片刻便铺天盖地。

    “啊!鬼啊!”冉保吓得转身就跑,但怎么都打不开门,妖艳女人吓得坐倒在地上,半天都爬不起来,头发沿着她的双脚往上攀爬,钻进了她的皮肤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!不要!救命啊!”她拼命地挣扎着,脸上满是恐惧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宁若雨冲了进来,抽出一张镇鬼符,打在女鬼的身上。

    女鬼发出一声尖叫,迅速朝着地漏里缩了回去,宁若雨升到3级之后,法力大增,自然不会让它轻易逃走,拿出一张符纸,快速掐了个法诀,大声道:“收!”

    那女鬼被一股力量生生扯了出来,收进了符纸之中,宁若雨将符纸叠了个三角形,扔进了个人包裹之中。

    女鬼虽然被收了,但旅馆里的阴气却没有散。

    这女鬼不过是个高级阴魂罢了,还无法凝聚起这般浓郁的阴气,旅馆中肯定有更强的鬼物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那妖艳女人又惊又喜,叫道:“大师,是你救了我?多谢大师,多谢大师!”

    【得到陈春梅感激,获得仰慕值2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