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二十二 抢亲(1/2)

    一个月前,苏家找到她,让她跟苏云成结婚,否则就让她毕不了业,今后也别想再修炼了。

    苏家是能够说到做到的。

    之前首都师范大学里,就有个女生不知为何招惹了苏家,结果出了意外,被飞梭撞了,半身不遂,现在还坐在轮椅上。这辈子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变成那样,何况养父母对她很好,她不希望他们伤心,说不定还会连累他们。

    苏家答应她了,只要她给苏家生下一个天赋超群的孩子,就放她自由。

    她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人影出现在她的身后,正是苏云成。

    苏云成长得还算是英俊,就是人品太差,他脸上浮现出一抹青白色。那是纵欲过度造成的。

    苏云成冷冷地看着她,她却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苏云成大怒,冲过来捏住她的下巴,恶狠狠地说:“你这个贱人,凭什么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武舞淡定地说:“我没有看不起你。是你自己看不起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苏云成大怒,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,“你凭什么来对我说教?你以为你真是我的妻子?我告诉你,我们苏家只是想要个孩子罢了,你不过是个代孕的玩意儿,一个行走的子宫!”

    武舞目光冰冷,说:“那也比你这个废物好。”

    苏云成更加生气,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是废物。

    他凶狠地卡住了她的脖子,武舞浑然不惧,眼睛直直地盯着他,哪怕因为缺氧而面色青紫,也没有半分的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住手,您快住手!”两个女仆冲了进来,奋力将他拉开,“马上订婚宴就要开始了,您未婚妻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怎么跟宾客们交代啊!”

    “请您顾及一下苏家的脸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苏家家主是苏云成的死穴,从小都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,只要一提到苏家家主,他都会不由自主打个冷战。

    他放开了武舞,恶狠狠地说:“你最好给我听话一点,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。”

    撂下狠话之后,他转身就走,等他走了,那几个女仆冷着脸说:“武小姐,我们苏家可不是普通人家,你说话要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嫁入了我们苏家,就该好好地相夫教子,伺候丈夫是你的本分,你要是再对大少爷不敬,我们可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那几个女仆也不搭理她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武舞看着镜中的自己,她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掐痕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渐渐变得坚定,暗暗发誓,一定要变强。

    变得很强很强,像真正的宁若雨一样,永远不会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一名女仆走了过来,冷冷说:“订婚宴就要开始了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女仆们并不尊重她,都觉得她不过是个小门小户的女孩子,上不得台面。

    武舞面色冰冷,也不给她任何的好脸色。径直起身便往外走,女仆拦住她,看了看她脖子上的掐痕,皱眉道:“你就这样出去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大少爷敢做,就不敢让别人知道吗?”武舞冷冷地怼了她一句。直接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女仆想要阻拦,但她不过是个普通人,哪里能拦得住武舞这样的筑基修士?

    她在心中狠狠地想:真是个不懂规矩的小贱人。

    宴会大厅的门在武舞面前徐徐打开,武舞缓缓走出去,看见灯火辉煌之下,是数不清的达官显贵。

    这些达官显贵个个衣香鬓影、人模狗样,有的修为还很高。

    她目光冰冷,在众人身上缓缓扫过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众人只觉得后脊背一阵阵发凉,都齐齐回头看向她。宴会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令苏云成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刚才入场的时候,这些人根本都不搭理他,虽然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,跟他打了招呼,但眼底的鄙夷却是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而武舞入场。却用气势镇压住了全场。

    这不是显得他特别的无能吗?

    他心中恼怒,本来应该上去迎接未婚妻的,却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    他不动,武舞也不动。

    如果她这个时候自己走到苏云成的面前,岂不是向所有人证明,是她上赶着要嫁给苏云成吗?

    明明是苏家逼迫她的,却要让她背上攀龙附凤的骂名?

    做梦!

    苏家家主脸色有些不好,这个准儿媳妇是在给他们苏家下马威吗?

    他久居高位,其实是看不起这个儿媳妇的,但为了能生出天分高的下一代。他也就勉为其难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中,他们苏家都自降身份娶你了,你把自己的地位放得卑微一些又如何?

    真是个不顾全大局的小家子女人!

    这时,有宾客低声道:“你们看,苏家这位准儿媳的脖子上有掐痕。”

    “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