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章 期待中的佛祖 上(2/3)

子们还需要您来领导。冥界的十二冥王实力极强,恐怕就算您释放了自己的生命,最后也未必如愿,不要做无谓的牺牲。”说到最后一句话时,她不禁看向仙界的其他人。三清祖师面面相觑,他们知道,地藏王菩萨已经看出了自己几人准备好牺牲自我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灵宝道君叹息一声,道“菩萨,除此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,如果我们能在剩余的决战中每一场都拼得同归于尽,凭借现在占先一场的优势,还是有获胜希望的。”

    地藏王菩萨摇了摇头,道“可是,你们有没有想过,当决战结束之后,由谁来统帅仙界各方呢?况且,即使牺牲自我,也未必就能得胜。”说到这里,他嘴唇嗡动,以传音之法同时对几人说了些什么,听了地藏王菩萨的话,三清祖师同时流露出一丝兴奋的喜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派不出人了么?”天琴冰冷的声音远远传来。

    观音菩萨飘身而出,座下金莲光芒闪耀,“阿弥陀佛,这一场就由本座出战。”

    天琴眼中寒芒一闪,淡然道“冥生,出战。”

    冥生的身影在冥界阵营中消失,当他出现时,已在观音菩萨身前百米之外。一柄黑色长刀出现在冥生手中,他的整个身体就宛如长刀一般,冷冷的看着观音菩萨。

    观音菩萨双手合十于胸前,微微一笑,道“菩萨行施。无所希求。其所获福德。如十方虚空。不可较量。言复次者。连前起后之辞。一说布者普也。施者散也。能普散尽心中妄念习气烦恼。”黄色的佛光以观音菩萨为中心向四周迅速蔓延着,当佛咒完成之时已经将冥生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冥生冷哼一声,“观音菩萨,我心无妄念,也无烦恼,你的佛法并不能化解我心中的感念。佛界中,你所擅长的不过是佛禁而已。今曰,我就破给你看。”手中长刀横于身前,冥生轻抚刀上冷芒,淡淡的道“这一天我已经等的太久了,此刀乃老冥帝所赐,名为破佛。”话音一落,他毫无花哨的一刀前劈。刹那间,他的整个身体完全融合于刀意之中,没有黑色光芒发出,简单的一刀,凌厉的一刀,带着无尽的杀气斩在虚空之中。破佛,顾名思义,即为灭佛而生。

    黄色的佛光,如同被劈开的巨浪一般分做两旁,裂缝眨眼间已经蔓延到观音菩萨身前。光芒忽暗,那强大的杀机让所有人心中同时一冷。

    冥生手中的刀不见了,双手背于身后,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观音菩萨。

    观音菩萨依旧是先前那双手合十的样子,眼中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神色,轻叹一声,道“破佛,佛是不可破的,只是佛法未到而已。今曰事了后,本座将回大雷音寺面壁,以领受更深的佛之精义。”话音一落,她转身飘回本方。只是,先前乘托着她的佛莲却停留在半空中,当观音菩萨的身影从其上消失之时,佛莲从中央断为两截。冥生的破佛一刀虽然未能重创观音菩萨,但观音菩萨也无法完全化解。一刀定胜负,已经没有再战下去的意义了。

    月石赞叹道“好强的破佛一刀,冥生的修为更加精进了。”

    天琴淡然道“我说过,他们不会再有第三场胜利。冥生心中无杂念,不论何时皆在修炼,他的修为在冥界中仅次于我。”

    月石身体微微一震,他自然明白天琴话中的含意。冥生出场,为的是震慑。

    光影一闪,一名身材修长的仙人飘飞而出,手中白光一闪,多了一柄尺形法器,“本座出战第五场。”这突然飞出的正是仙帝。

    原始天尊微微一楞,他并没有让仙帝出战,此时,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仙帝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势,那竟然是连自己也无法相比的。

    月石冷笑一声,“好一个仙帝,果然会把握时机。我方较强的几名高手已出,他想趁机拣便宜。帝君,请允许我代表冥界出战。”

    天琴眼中流露出强烈的仇恨光芒,“仙帝,原来他就是仙帝。此战不用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黑影一闪,天琴飘飞而出,下一刻,她已经出现在仙帝面前。

    仙帝确实是把握机会才出战的,虽然他对自己很有信心,但却丝毫不敢小看冥界,他在出战之前已经考虑清楚了,天琴作为冥界之主,一定会在最关键的场次才出战,而先前冥界中强悍的冥生和冥幽王都已经出战过了。自己所要面对的,顶多会是冥相月石。虽然他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对付月石,但他相信,自己至少拥有全身而退的能力。如果对方派出的不是月石,那自己就有几分把握能够制胜。但是,他却并不知道天琴的想法,在天琴的认识中,是仙帝杀害了海龙,为了替海龙报仇,她又怎么会按常理出牌呢?在今曰决战之前天琴就已经决定,只要仙帝出战,自己就一定会出手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仙帝,我乃冥帝,你我二人正好可以代表仙、冥二界战上一场。”在冰冷的声音中,天琴的气机已经紧紧的笼罩在仙帝身上,现在,他即使想反悔不战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三清祖师眼中都流露出一丝喜色,冥帝如此草率的出战,对他们只有好处。而从私心上来看,他们对仙帝的姓命并不是很在乎。

    仙帝看着面前散发出强烈杀机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