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(2/6)

自己听错了,待她看清楚对面的人时,眼睛里仿佛都能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袁蕾所有的负面情绪,都包含在这两个字里。

    对面的人面不改色地笑了笑: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袁蕾被愤怒冲昏了头,猛地站起来冲到他面前,抓住他的手送到嘴边:“我咬死你!”

    袁蕾是真的在咬,她用尽全身力气,可对面的男子依旧面不改色,也不挣扎,就这么让她咬。

    感觉到嘴里的咸味时,袁蕾冷静了一些,松开嘴看了一眼他手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牙印很深,伤口冒出血珠。袁蕾拿起餐巾,摁住伤口,气急败坏地抱怨:“你傻啊,不知道躲一下,你看,都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人的。”那男子笑了,笑容里有欣慰。

    对上这个人的眼睛,袁蕾的视线都无法移动。

    袁蕾心里最明白,当初会跟他在一起,就是因为他眼神里浓浓的溺爱和包容。

    餐厅的人还是被惊动了,经理走过来,王成夫朝经理微笑点头:“抱

    歉,我女朋友喝多了,情绪有点激动。”

    经理茫然地看着他:“可你们俩不是一桌的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王铮走了过来,他看见一个女人抓着王成夫的手,餐巾上有血迹,不禁一惊。

    咦?等等……这女人不正是叶惜颜过生日那天,他在夜总会里见过的曾宇的朋友吗!

    “你们先吃吧,吃完了自己回去。”王成夫朝王铮挥挥手。

    袁蕾就像一个溺水之人,紧紧地抓住了王成夫的手腕,怎么都不肯松开,也不说话,就这么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吃好了吗?吃好了我送你回去,一个人喝酒就算了,还喝这么多。”桌子上摆着一个空酒瓶,袁蕾一个人就喝掉了一瓶。

    “别骗我,再被骗一次,我会死的。”袁蕾似乎清醒了一些,呆呆地看着王成夫,低声哀求,脸上的泪水已经汇成河。

    王成夫露出一个微笑:“不骗你,我是特意来找你的。我去过你家,那边拆迁了,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。”

    王铮稀里糊涂地看了一场狗血剧,目睹王成夫扶着袁蕾离开。他没想到,他二叔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故事。而这段故事的女主角,居然还是曾宇的朋友。

    王成夫的年龄不过三十三,仔细回忆他的过去,好像是在这个城市的某所大学读过三年的研究生。难道说,这场狗血剧就来源于这段经历?

    袁蕾整个人吊在王成夫的身上,紧紧地抱着他的手臂。两人就这么一路走出餐厅。门口的保镖看见这一幕,立刻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去车库!让老三给我带点吃的。只要有肉,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一定要有肉?”袁蕾傻乎乎地问了一句,王成夫跟保镖说话的时候,眼神里没有任何感**彩,转头看她的时候,那种溺爱和包容的目光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吃肉,哪有力气跟你这个妖精搏斗。”王成夫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上一刻还要把王成夫咬死的袁蕾,这一刻却像一个坠入爱河的傻丫头,傻呵呵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铮接到一条短信:明天自己滚过来拜见二婶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与他爸爸同父异母的二叔,王铮一直觉得他很牛。现在看来,他是真的牛。二叔身边的那个乌克兰女助理阿加塔,就是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尤物,而袁蕾的长相更是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居然是他未来的二婶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后,江楠坚持要送曾宇回家,实际上就是不想和他分开。曾宇能感受到她热烈的气息,只是没想好到底该怎么接受她的感情。

    曾宇站在楼下回头招手,殊不知楼上的窗帘后面,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。

    江楠回到车上,招手告别。她想着还得去看看叔叔阿姨,掉头就奔着医院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,曾宇关门开灯,灯一亮,他立刻呆住了——

    一身清凉打扮的萧潇正坐在床上,笑盈盈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曾宇的表情有惊无喜。

    “阳台的花盆下,有备用钥匙。”见曾宇表情不悦,萧潇依旧保持着微笑。

    曾宇立刻打开门,指着门外大声道:“你走吧。别逼我翻脸,我们好聚好散。”

    “曾宇,我错了。我没法欺骗自己的心,我爱钱,但是我更爱你。我知道你记恨我,求你看在以前我们在一起的份上,别赶我走。”萧潇哭泣着,紧紧地抱着曾宇。

    这一刻,曾宇的心防松动了一丝,他正准备用委婉一点的语气拒绝她时,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江楠挥手告别的样子。

    曾宇的心头一惊,下意识挣脱了萧潇的手,转身开门:“对不起,萧潇,我们无法回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曾宇,我被人赶出来了,你难道忍心看我露宿街头吗?”

    曾宇这才看见床头的行李箱,他只看了一眼便说:“那你今天先住在这儿,我出去对付一夜。明天,你找到房子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曾宇出了门,隔断了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