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(1/6)

    王铮记得两人第一次相遇,好像是自己喝多了,叶惜颜扶他回了出租屋。两颗孤单的心灵,在这个冰冷的城市里互相取暖。与其说是爱情,不如说两个人都害怕孤单,得找个人搭伙过日子。

    想到叶惜颜的时候,王铮内心一阵惶恐。两人在一起多久了?四年了吧?两人都没有提回家的事情,逢年过节都是一起过,叶惜颜也从不在自己面前提家里的事情或者给她家里打电话。

    难道说,一开始叶惜颜就已经预见到王铮将来有一天会离开?

    看见侄子发呆,王成夫叹息一声,不紧不慢地泡着功夫茶,手里捧着一本书,一边喝茶,一边悠闲地阅读。

    王铮的脑子里,回放的是一幕幕的过往。叶惜颜坚强乐观,就像春天原野上绽放的野花。不管王铮遇到什么麻烦,叶惜颜都平静地陪着他。

    他们会不会分手?

    这个问题,王铮找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江楠发出的惊呼声在办公室里回荡。

    江楠回到公司,曾宇已经出去忙了,一笔天上掉下来的生意,曾宇不敢出任何差错,必须亲自去跑,不然不放心。

    袁蕾把合同摆在江楠面前,江楠仔细地看了又看,确定是真的之后,抱着袁蕾跳了起来:“我说过他行的!他一定行的!他肯定是利用业余时间跑下来的这笔生意。五百瓶啊,这只是第一批!”

    见江楠笑得都有点傻了,袁蕾抬手在她

    脑门上弹了一下:“别开心得太早,人家合约上写得很清楚,品质出了问题,沟通未果,有权终止合约。”

    “曾宇办事,我放心。不行,我得去找他,不能让他一个人孤军奋战。”江楠拿起包包,匆忙出门,袁蕾想拦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“都快下班了,你就不能等明天再问他?”

    江楠挥挥手,头也不回地去了。

    袁蕾叹息一声,拿起手机打电话给韩嘉怡报告这件事。

    韩嘉怡也没想到曾宇能有这么大的本事,这公司还没正式营业呢,他就拉到了一笔大单。一家米其林三星店在国内开分店,曾宇居然能说服老板用索菲这个牌子的红酒。

    袁蕾说曾宇是江楠的福星,韩嘉怡表示有可能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想?自己的女儿,韩嘉怡还能不了解?这会儿公司的事情,她估计还没理顺呢。

    江楠打通曾宇的电话,杀向仓库,一路上心情极好,一直在哼歌。

    大概是兴奋过头了,到了仓库,停车开门时,她一阵头晕。江楠靠着座椅,缓了一会儿才好。

    红酒的保存很讲究,需要恒温恒湿的环境。鸿达公司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。

    这间仓库本来就是鸿达公司存放红酒的地方,代理业务签订之后,曾宇也有了进出这里调货的权力。

    江楠找到曾宇的时候,他正在和库管员办理手续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已经办好了,本以为很麻烦。没想到,鸿达公司不愧是正规的大公司,红酒的保

    存很讲究,确保了品质。”

    江楠听后笑道:“听说这个仓库,还是请人专门设计的,里面摆放红酒的木架全是用从法国运来的橡木打的。”

    曾宇竖起一根大拇指:“不错,工作做得很细致,这一点我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江楠心想:这事情我能不知道吗?这是我家的好吧。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,对了,晚上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吧?”江楠热情地提议。

    曾宇摇摇头:“别,去超市买菜吧,我做饭给你吃好了。”

    曾宇不解风情,却让江楠喜在心头。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要做饭给自己吃啊,江楠很开心。可是曾宇累了一天了,回去还要做饭,江楠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间了,现在去买菜,等做好了吃到嘴都快九点了吧?不如这样,你请客,去吃大盘鸡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可以,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大盘鸡?”曾宇敏锐地发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江楠笑盈盈地看着他:“我就是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去吃水煮鱼或者烤鱼吧,我记得你喜欢吃鱼。”

    江楠脸上的喜色更浓,轻轻地点点头:“好!大盘鸡也要点一份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话的声音,在夜晚的风中飘散。

    有人心情好,有人心情就糟。袁蕾想起那个狠心的混蛋,不禁悲从中来。当初为了跟他在一起,自己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啊。义无反顾地走到一起,后来他却提出了分手,这混蛋要是站在自己的面前,一定要一口咬死他。

    实际上追

    求袁蕾的人很多,开酒吧的袁蕾在很多男人的眼里,是个很容易勾搭的目标。但凡带着这样想法的男人,无一不在袁蕾的面前碰得头破血流,最倒霉的一个家伙,被袁蕾喷了一脸辣椒水。

    一个人喝酒的袁蕾在多数为出双入对的客人中,显得非常醒目。

    有人看见了她,走过来坐在她对面:“怎么一个人喝闷酒?”

    声音很温柔,充满了浓浓的关切,袁蕾还以为